笔者印象最深的一段记忆是2015年年底,他曾判断说,市场不相信供给侧改革,但他相信一定有效,会带来传统产业的投资机会。而在2016年,他对黄金股的配置,给其带来了不错的收益。